轉運
“弗洛伊德案”一週年美種族主義痼疾難除
發佈時間:2021-06-01 10:22 星期二
來源:轉運

圖為當地時間2021年5月25日,為紀念弗洛伊德案件一週年,英國愛丁堡舉行守夜活動。 CFP供圖

王一同

5月25日是美國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遭明尼蘇達州白人警察肖萬“跪殺”執法致死一週年。連日來,美國民眾在弗洛伊德案事發地明尼阿波利斯市舉行遊行集會,悼念弗洛伊德,呼籲消除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

然而,無論是仍在不斷髮生的警方濫用暴力事件,還是陷於停滯的警察改革法案都表明,儘管弗洛伊德之死已經成為美國種族抗爭史上的象徵性事件,但美國社會在面對種族歧視、警察暴力等問題時,仍舊沒有什麼進步。

舉行悼念活動

5月25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批准授權美國駐全球各地的使領館懸掛“黑人的命也是命(BLM)”運動的旗幟及橫幅,以作為美國政府對弗洛伊德遇害一週年的行動迴應的一部分。當日,美國總統拜登和副總統哈里斯在白宮與弗洛伊德的家人見了面。

5月24日,由弗洛伊德妹妹布麗奇特·弗洛伊德發起的“喬治·弗洛伊德紀念基金會”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舉行研討會,呼籲遭遇類似警察暴力執法的受害者親屬共同尋求法律變革,避免慘案再次發生。

會上,2014年遭紐約警察“鎖喉”致死的非洲裔男子埃裏克·加納的母親格温·卡爾説,她多年來一直推動紐約州關於禁止“鎖喉”動作等的警務改革立法,還曾帶着簡易棺材去州議會大廈抗議。“我不相信寫信,也不相信打電話,我只想直接到議員面前表達我的要求——不是提問,而是要求。”

5月23日,弗洛伊德家人、美國民權運動領袖和數百名當地民眾走上明尼阿波利斯市街頭悼念弗洛伊德。在“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喊出弗洛伊德的名字”的口號聲中,出席悼念活動的明尼蘇達州州長蒂姆·沃爾茲和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長雅各布·弗雷成為眾矢之的。抗議人士對政府在消除警察暴力執法和保障種族平等方面的工作進展表示不滿,怒斥政府官員沒有采取任何行動制止暴力執法和種族歧視。

一年前,弗洛伊德遭肖萬跪壓頸部8分46秒,其間多次哀求“我無法呼吸”被忽視,最終送醫不治。這一事件讓“火與怒”瞬間籠罩美國,大規模反種族歧視抗議活動持續延燒,甚至蔓延到歐洲,至今未平息。經過漫長抗爭、長達21天的庭審,2021年4月,最終的宣判塵埃落定。前警察肖萬被判二級謀殺罪、三級謀殺罪和二級過失殺人罪罪名成立。

警務改革停滯

儘管目前肖萬被控罪名全部成立,對肖萬的量刑將於6月25日宣佈,但具體如何量刑尚不確定。該案主審法官彼得·卡希爾已認同檢方列舉的對肖萬從重量刑的部分理由,他面臨的刑期可能長達40年。但無論量刑結果如何,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律,如犯人表現良好,其服刑時間達到刑期的三分之二後就可以獲得假釋。此外,對其他3名涉案前警察的審判已被推遲到明年3月。這3人被控協助、教唆二級謀殺罪和過失殺人罪。

與此同時,由於國會兩黨爭鬥激烈,以弗洛伊德名字命名的警務改革法案在參議院受阻。去年6月,由民主黨掌控的國會眾議院表決通過了《弗洛伊德警察執法公正法案》,當時共和黨掌控的參議院未對該法案進行表決。今年3月,眾議院再次表決通過這項法案。但由於兩黨在法案內容上分歧嚴重,該法案仍無法如拜登所願在25日簽署成為法律。

此外,在弗洛伊德事件一年後,BLM運動似乎喪失了一些動能及特色。據此前報道,成千上萬抗議者曾湧入華盛頓特區支持BLM運動,希望弗洛伊德事件能持續獲得大眾關注。抗議者還因此受到國民警衞隊的阻擋,甚至是暴力報復。這些象徵性行動讓BLM運動進入主流文化。各大品牌、運動團隊和名人紛紛加入,也有人因為強拉他人蔘加示威而遭受批評。

“BLM現象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喬治亞州立大學非裔美國人研究所副教授霍布森表示,“問題在於,當主流以某種特定方式全身參與一個運動時,它確實會丟掉自己的本質。”

斯坦福大學政治學教授哈基姆·傑斐遜也認為,美國民眾對BLM運動的聲援力度隨着時間推移正迅速減弱,而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對種族問題的反思“看上去也沒能持續”。

情況更趨惡化

一年過去了,“我無法呼吸”的絕望吶喊仍在美國迴響,針對少數族裔的槍擊暴力事件仍不斷見諸報端。據“警察暴力地圖”網站統計,弗洛伊德案發生一年來,美國又有181名黑人命喪警察之手。

據報道,僅在弗洛伊德案審理的21天中,全美就有64人被警察槍殺,其中絕大多數是有色人種。“每次你打開新聞,都有黑人被警察毆打或謀殺——他們手無寸鐵。”來自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民眾説。

阿克西奧斯網站民調數據顯示,一年來非洲裔美國人與警察之間的關係不僅沒有改善,反而日益演變成“一場深刻且不斷升級的危機”。72%的非洲裔受訪者認為,警察槍擊非洲裔等少數族裔年輕人的情況在過去一年中更趨惡化。

根據英國《經濟學人》5月20日公佈的民調數據顯示,拜登上任之後,仍有65%的受訪者認為美國種族關係“普遍不好”,59%的受訪者認為美國警察與少數族裔之間的關係“不好”,與一年前的數據幾乎沒有什麼變化(62%),另有40%的受訪者認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後,警方與少數族裔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弗洛伊德事件反映的只是美國國內種族主義問題的“冰山一角”。實際上,處境困難的不僅僅是非裔。

《紐約時報》日前發文指出,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全美“仇亞”情緒持續增長,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數量劇增。根據非營利組織“制止仇恨亞太裔美國人”的數據,過去一年,全美記錄在案的反亞裔仇恨事件超過6600起。

為了保護自己,一些亞裔美國人不得不攜帶胡椒噴霧、報警器和電擊槍出行。非營利組織亞美聯盟副主席韓珠稱,“當人們覺得別無選擇時,就會認為必須使用極端手段保護自己。”

據美聯社與全美民意調查中心公共事務研究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60%的美國人認為,種族主義是一個“非常或極其嚴重”的問題。美國在種族歧視、仇恨、犯罪等方面的斑斑人權劣跡早已為世人所公認。美國領導人也承認仇恨和種族歧視是困擾美國社會的“醜陋毒藥”。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指出,弗洛伊德案“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清晰地表明,要徹底扭轉滲透進非洲裔人羣生活方方面面的系統性種族主義,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她呼籲採取全政府與全社會的模式,以消除系統性的種族歧視。

責任編輯:李紀平
8518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