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運
蘆葦蕩裏奏響和諧曲
雄安新區水上調解工作掠影
發佈時間:2020-07-03 11:39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

□ 法制日報赴雄安採訪組


萬頃碧水,葦曳如波。

六月的白洋淀驕陽正盛,一葉輕舟穿過縱橫交錯的水巷,在迷宮一般的蘆葦蕩裏輾轉了足足30多分鐘,才在一條木質棧橋前停下來。棧橋盡頭那一片粉牆灰瓦,便是遠近聞名的水區漁村——河北省安新縣趙北口鎮趙莊子村。

説其遠近聞名,是因為這裏是著名作家徐光耀筆下“小兵張嘎”人物原型所在地。上世紀六十年代,徐光耀根據白洋淀雁翎隊的英雄事蹟創作小説《小兵張嘎》並搬上銀幕,主人公“嘎子”頭戴小草帽、手拿小木槍,擅游泳、會爬樹的小機靈鬼形象成為新中國幾代人童年最深的記憶。而趙莊子村的趙波等一眾老雁翎隊員就是“嘎子”的人物原型。當年,作為雁翎隊的偵察員,趙波和他的隊友們活躍在澱泊相連、葦壕縱橫的白洋淀裏,利用水區的有利地形,駕小舟輾轉於蘆葦蕩中,神出鬼沒,來無影去無蹤,打得日寇聞風喪膽,譜寫了白洋淀軍民抗日救國的一曲曲勝利凱歌。

如今,戰爭的硝煙早已消盡,留下的萬頃碧波滋養着水區村民們的安穩生活。但是,和平年代也有煩惱,東家的傢什佔了西家的地,南家的葦垛擋了北家的採光,對於村中百姓來説,這便是最大的事兒必須要有個説法兒。再加上近年來雄安新區大力治理白洋淀水系,旅遊業脱胎換骨蓬勃發展,隨着進澱遊客越來越多,一些新型矛盾糾紛也擺在眼前……

怎麼辦?水區羣眾繼承發揚雁翎隊祖輩傳下來的聰明才智,結合地域特色創建的“水上調解中心”應運而生。

穿行曲折水路澱中調解

“搭建水上調解平台,多元聯動化解矛盾糾紛,打通法律服務‘最後一公里’,大大提高了水區羣眾和外來遊客的安全感、幸福感。”提起“水上調解室”,安新縣司法局局長劉麗麗打開了“話匣子”。

劉麗麗説,白洋淀水域廣闊,地形特殊,很多村鎮位於澱泊深處甚至是四面環水的純水區,百姓出村路途漫長,有了問題去趟縣城費時費力,但對村民而言這些事兒又要必須解決,這時候就必鬚髮揮基層司法行政部門的作用,將法律服務送到百姓家門口,真正實現矛盾不出村。


2019年10月,安新縣司法局水上調解中心在白洋淀旅遊碼頭掛牌成立,下設安新鎮、趙北口鎮、圈頭鄉、荷花大觀園、王家寨5個調解室和1個法律服務專班。水上調解中心明確了專門工作人員,制定了工作流程、組織機構及職責,建立了水上調解工作專門檔案,而且把相關信息製作成展板在各調解室公開上牆,方便羣眾監督,也利於當事人瞭解人民調解工作。

在趙莊子村的水上調解室,記者見到了這些展板和展板下那些盡忠職守、憨厚朴實的村調解員。沒有顯赫的頭銜,無需統一的制服,這些調解員往那兒一站,就是個活招牌。他們在澱裏生、澱里長,來自水區,又紮根水區,他們對這裏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片水域、每一個鄉鄰的情況都稔熟於心,所以縱然澱中水路曲折如同迷宮,他們也能及時迅速趕到發生糾紛的第一現場;即便左鄰右舍已經劍拔弩張,他們也能因人而異順利化解矛盾。

趙領社便是這樣一位傳奇人物。

個子不高,笑容憨直,身板結實硬朗,皮膚自帶白洋淀多年的陽光烙印……如果不説年齡,你絕看不出趙領社今年已經65歲了。從23歲還是個小夥子開始,他便一頭紮在人民調解的崗位上,一干就是40多年。

“這麼多年,我一直是民調主任,沒當過村裏的大幹部,也不想當,我就特別愛給人解決問題,調解成功了有成就感。我的想法是,自己多花點心思,村裏頭安定了,讓村幹部可以騰出手來抓生產不是更好!”談到自己的調解工作,這位老黨員的臉上寫滿自豪與欣慰。

有一次,村裏的兩户人家有紛爭,還動了手,雙方都受了輕傷,從此結了樑子,其中一家甚至搬到外村。新上任的村支書找到趙領社,要他必須解決這個事。老趙三宿沒睡着,反覆到兩家做工作,還帶人修補打架時損壞的門窗,並叫上村委會副主任一起去接回搬到外村的村民,經過多次做工作終於讓兩家和好如初。

水上岸上一體聯動化解

事情傳開後,老趙在村裏的威信大增,實力“圈粉”,鄉親們有什麼事都願意找他,而他對調解工作也更加熱愛了。老趙説,隨着白洋淀旅遊業的發展,他平時也做遊客的生意,身兼船伕、導遊、調解員多職,但只要調解室有事情需要他,賺錢的生意就成了副業,“船扔下幾天都沒關係,調解工作是最重要的。”

自打趙莊子村“水上調解室”成立,老趙當仁不讓地成為調解室的領頭人,他的工作思路是“早發現,早解決”“當日事,當日辦”。利用人熟地熟的優勢,他安排調解室的幾位調解員每天都到村裏澱裏巡視,發現問題及時做工作,爭取把矛盾在萌芽階段就化解了。

當天發生的糾紛當場解決,不要拖延致矛盾激化,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一思路和“水上調解中心”的創辦初衷不謀而合。

劉麗麗説,安新的水上調解中心現有70餘名人民調解員,在工作中探索建立“屬地調解”“聯動對接”“船上調解”“法律服務”等工作制度,打造“一站式”“綜合性”工作平台。

水上調解室落實“屬地調解”制度,藉助相關行政村的水上調解員生活在羣眾當中、羣眾基礎好的優勢,最大限度地將矛盾糾紛解決在基層。同時,結合水區地貌,對於交通不便利、較為複雜的矛盾糾紛,組織水上調解員進行“船上調解”。遊客之間出現矛盾,一個電話,水上調解員直接進澱到現場服務,上升到法律糾紛的話,法律服務專班跟進提供專業法律服務,減少當事人負累,也防止矛盾升級。法律服務專班整合了普法、法律援助、公證、律師、矯正管理人員等力量,堅持法律服務跟着羣眾需要走,將法律服務觸角延伸到村、到户、到當事人,提高法律服務質效。

一條龍一站式法律服務

依託水上調解工作,在構建水區矛盾糾紛化解的中樞、便民服務遊客的窗口同時,更是流動的法律服務站。在調解過程中對水區羣眾的公證、法律援助需求及時跟進法律服務,開闢水區羣眾法律援助、公證服務綠色通道,加強業務宣傳,發放《一次性辦理告知書》,實現水區羣眾法援、公證事項“最多跑一次”。對老年人、行動不便羣眾提供上門服務,讓水區羣眾切實享受“身邊的公證”。對社區矯正對象出現的矛盾糾紛,由矯正管理人員及時掌握其思想動態,跟進思想疏導、教育矯正、調解穩控工作,防止民轉刑案件發生,預防和減少重新犯罪。據統計,自“水上調解中心”設立至今,共調解案件102件;提供法律援助10件,法律援助諮詢14次;提供公證15次,公證諮詢26次;對36名水區矯正對象建立專門檔案。

2020年,水上調解工作將在安新34個水區村試點推進,並構建多元調解格局,實現水上調解中心與縣法院巡回法庭、景區投訴中心等相關單位及各調解室建立聯動對接,公示聯繫電話,及時溝通情況,聯動化解糾紛,實現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訴訟無縫對接。真正實現水區居民和外來遊客有問題“一站式”解決,享受到方便快捷高效的法律服務。

離開趙莊子村的水上調解室時,記者與趙領社握別,他的手粗糙有力,卻令人倍感踏實温暖。其實,趙領社還有另一個身份,他就是當年雁翎隊偵察員趙波的兒子,身體裏同樣也流着“嘎子”的熱血。趙領社有句話——“我雖然打着父親的大紅傘,但要憑着自己闖,先把自己位置擺正,出圈的事兒不能幹。永遠記住父親臨終囑託,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正是這樣的做人宗旨,正是出於這滿腔熱忱,才能讓趙領社和與他一樣紮根崗位數十年的人民調解員們,把人民調解當成自己的事業,獲得羣眾的信任和敬重,也造就了水區鄉鎮的平和安詳。同樣一片白洋淀,當年,父輩們用聰明智慧在這裏擊退日寇,如今,幾十上百個趙領社們用熱情奉獻,將十里八村的大小矛盾消弭於無形。

離岸登船,再入蘆葦蕩,已是夕陽西下,船頭的浪花驚起幾隻水鳥,姿態優美地飛向澱泊深處。密密的葦葉在晚風中簌簌作響,層層延展開去,水天相接之處,彩霞滿天,畫面祥和唯美。

來源:法制日報(記者:陳建國、章興成、葛曉陽、陳磊、劉子陽;法制網記者:趙暖芷、陳睿哲)

責任編輯:陳睿哲
8244587
相關新聞